当前位置: 主页 > 热透新闻 >

总干事提前离任 WTO面临多重困境-中新网

发布日期:2020-09-11 06:28   来源:未知   阅读:

  赵宏强调,WTO的未来还取决于WTO成员特别是主要成员的领导人和贸易政策制定的关键人物是拥有共建一个和平繁荣世界的远大目标,还是执著于国别利益之争的短视和浅见。 【编辑:王禹】

  “权利真空这种状态是史无前例的,也是无可奈何的。”WTO上诉机构主席赵宏说,虽然WTO机制仍在运转,但显然给WTO成员敲响警钟,任何成员都不能抱有侥幸心理,应该增强责任感,担起职责。

  近年来,逆全球化的思潮暗流涌动,并且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后有进一步抬头的趋势。在张磊看来,WTO作为全球化的标杆之一,在两种思潮和取向激烈碰撞的过程中,能否实现变革,再次为全球化注入活力,是世界各国拭目以待的,也是对下一任WTO总干事的期许。WTO不但需要一名具有开拓精神和政治智慧的总干事,也需要广大成员方的?力同心,其中如何能够使WTO未来改革真正体现各国协调意志是关键。

  阿泽维多提前一年离任

  华东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教授张磊认为,WTO是当今世界调整国际贸易最重要的组织之一。尽管WTO不是万能的,但它在今天应当积极地承担起建设性作用,尤其是对恶意挑起贸易战的行为应当有自己的态度和行动。但是,目前WTO在很多方面面临非常严峻的挑战。例如,上诉机构停摆的现象说明WTO的制度建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对于WTO的未来以及新总干事将如何引领WTO走出困局,在刘敬东看来,由于美国的阻挠,未来新总干事的遴选将不会一帆风顺,必有一番非常激烈的较量。但他依然相信,有中国、欧盟以及其他支持多边主义WTO成员的共同努力,将会克服美国阻挠,运用WTO程序性规则,尽早选出一位公道正派、支持和维护多边主义的WTO新掌门人。

  阿泽维多8月31日正式离任时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担任WTO总干事是自己“莫大的荣幸”,在今后工作中仍将继续支持多边贸易体制。

  美国阻挠导致权力真空

  尽管阿泽维多对外宣称是因为个人原因决定离任,但是外界普遍认为,当前WTO面临多重困境,特别是去年WTO上诉机构停摆,自身改革及运转遭遇重大挑战,争端解决、多边贸易谈判和贸易政策监督三大核心功能严重受阻,是导致阿泽维多决定离任的重要原因。

  来自巴西的阿泽维多从2013年9月开始担任WTO总干事,并于2017年成功连任,任期至2021年8月31日。

  阿泽维多宣布辞职后,新一任世贸组织总干事的遴选程序于6月8日正式启动,目前来自墨西哥、尼日利亚、埃及、摩尔多瓦、韩国、肯尼亚、沙特阿拉伯和英国的八位候选人正激烈角逐世贸组织“新掌门”之位。

  这被认为是WTO自1995年成立以来面临的最大危机。WTO的未来将何去何从,在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尚未褪去、全球经济复苏缓慢、逆全球化思潮涌动的情况下,引起各方的广泛关注。

  阿泽维多的提前离任,被认为是对当前多边贸易体制信心的一次冲击。《纽约时报》评论称,阿泽维多的离任令WTO失去了一位开放贸易和国际合作的支持者。

  在阿泽维多辞职之后,WTO没有一个临时总干事来负责,刘敬东进一步指出,这是非常麻烦的事情,因为这将阻碍WTO在全球防范疫情、畅通贸易、世界经济复苏的过程中发挥作用。

  遴选工作不会一帆风顺

  8月31日,随着总干事阿泽维多的正式离任,世界贸易组织(WTO)陷入困境。由于WTO新掌门人最快11月才能任命,此前由于美国的阻挠,无法就临时总干事人选达成一致,导致目前WTO处于无人领导的状态。

  “美国不仅在WTO上诉机构遴选的过程中持续发难,致上诉机构至今瘫痪,在阿泽维多辞职后的总干事遴选过程中,又进一步奉行‘美国优先’政策,不顾绝大多数WTO成员的意愿,要求WTO接受美国籍副总干事担任临时负责人。绝大多数WTO成员对美国的霸道行径都坚决反对。”刘敬东说。

  对于WTO的未来,赵宏认为,取决于成员对待以规则为导向的多边机制的立场、信念以及态度,其中是否尊重和愿意加强国际法治是关键,国际法治是对单边主义和强权政治的约束,这种观念和理念是许多分歧背后的根本原因。

  根据遴选程序,下任常任总干事预计将在今年11月7日前任命。

  目前,WTO的4名副总干事分别来自尼日利亚、德国、美国和中国。由于美国坚持要求由美国籍副总干事艾伦?沃尔夫担任代理总干事,遭到多国强烈反对,因此只能延长4名现任副总干事任期,继续履行现有管理职能,直至新总干事就任为止。

  根据WTO的规定,11月选出新总干事前,总理事会本应指定1名现任副总干事担任代理总干事,暂时领导WTO。

  这就导致了WTO陷入“无人领导”的危机。

  WTO面临多重困境
   总干事提前离任

  “自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将贸易政治化的做法严重搅乱了国际贸易秩序。”张磊表示,在WTO之外,部分重要的专业性国际组织近年来因为国际政治斗争而惨遭波及。比较典型的例子是美国抨击和退出世界卫生组织。WTO如何能够捍卫和巩固“规则导向”的建设成果成为一个比较关键的考验。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国际经济法室主任刘敬东直言,WTO正面临自诞生以来的空前危机,这是因为美国拒绝多边主义、奉行单边主义所导致的严重后果。

  今年5月14日,阿泽维多宣布了提前离任的决定,距离其任期结束还有一年。

□ 本报记者 汪闽燕